来自 娱乐 2019-08-14 19:34 的文章

冯嘉怡演“圣人”自始至终憋着一口气

  “圣人”是《长安十二时辰》中最后一个“露脸”的重要角色。很多观众看到这个出场最晚的角色第一反应是,这不是在电视剧中演了多次“奸商”的冯嘉怡吗?

  年龄不同、身份不同、地位不同……这样一个形象反差极大的角色,连冯嘉怡自己起初也没信心能够演好,在婉言拒绝无果后,他甚至在进组拍了两场戏后,还在跟导演请辞。

  杀青的那一天,导演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恭喜你,又完成了一部作品。”而冯嘉怡却说“我尽力了,我给我的努力打95分”,“说出来有点大言不惭,这个分数不是说我演得多好,而是我真的尽力了,我付出了95分,然后就爱咋地咋地了。”

  1 出演“圣人”是大胆尝试

  冯嘉怡2006年刚刚入行时就认识了曹盾导演,两人后来也有过合作,比如曹盾的上一部作品《九州·海上牧云记》。这部戏杀青后,冯嘉怡就去拍电影了。

  有一天,曹盾给他打电话,“他问:你在哪呢?我说:在大厂拍戏呢,他说要来看看我,我说:千万别,有什么事我去找你,他说:不行不行,这个事我必须得来。”以前,曹盾找他都是直接给剧本,他看完就去演了。

  那天晚上9点多,导演到了冯嘉怡所在的剧组,曹盾开门见山,“我现在有个新项目,最初我想让你演林九郎,但我觉得你演这个有把握,可对你没有新意;后来我想让你演郭利仕,我看了看也不行。所以我想让你演另一个人。”

  冯嘉怡好奇地问:“谁呀?”曹盾让他猜,他猜不出来,但知道肯定不是张小敬。“我想让你演一个老皇帝。”冯嘉怡一听,连说了好几个不行。“演一个老爷爷我都发憷,更别说是个老皇帝了”。那一晚,他们聊了很久,最后冯嘉怡决定先看剧本再说。

  结果,看完剧本,他更觉得自己演不了了,“你要是让我演一个奸商、黑社会没问题,或者让我演一个玄幻剧的皇帝也行,现在我要演的是一个中国历史上那么有名的皇帝,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找到他的故事。中国影视圈都谁在演皇帝?陈宝国、焦晃、陈道明,这个皇帝演不好就露怯。”曹盾倒也没废话,只甩给他三个字:你得演!

  2 刚开拍两场戏就想请辞

  那次谈话发生在2017年10月,剧组开机就在2017年12月底,“再推脱就是矫情了。”

  他除了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还看了大量关于唐朝和李隆基的资料、听《百家讲坛》,“越看越害怕,越研究越胆小。”进组后,刚拍了两场戏,就又找到导演,说自己干不了了,“导演非常不爽,你简直想象不到那一天的场景。”

  当时冯嘉怡完全找不到状态,“最开始大家只是试戏,先拍一个出场,又拍了一场落魄的戏,没有什么正戏。我自己也不满意。”导演没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

  冯嘉怡觉得这么好一个戏,不能让自己给耽误了,他当天就去找导演请了辞。“导演跟我聊的内容,总结下来就是:定下你来演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是核心团队的决定,围绕着你的造型、化装,各部门沟通、调整费了很大力气,大家都觉得你可以,你现在却要临阵退缩。”

  当天晚上,冯嘉怡失眠了,他想了一宿。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去了武术指导高翔的房间,“高翔住导演隔壁,我怕导演没起,就在高翔屋子里等。”听见隔壁门响,冯嘉怡迎了出去,导演一看见他,一脸“这哥们怎么又来了?烦不烦呀!”的表情,但没想到的是冯嘉怡紧接着说了一句:“我再试试!”

  3 靠惹人烦培养情绪

  失眠的那一夜,冯嘉怡想了很多,他最被人熟知的角色是2009年在《蜗居》中饰演的奸商陈寺福,紧接着又在《媳妇的美好时代》中出演了李若秋,自此奠定了“中国式奸商”的形象,“后来,找我的10部戏里面有8个都是演奸商的。”想改变吗?当然想,但是需要机会。“别的演员都敢接受挑战,我为什么不敢?”

  冯嘉怡跟导演说:给我15天,不要拍我的戏,我想想办法。而他扮“老”的秘诀,就是“尽量少睡觉!”其实这都要归功于失眠的那一夜,“我平时起床,都是先在床上赖一会儿。那天没睡好,眼睛也睁不开,腰酸腿疼,起床时还得拿手撑一下。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人老了的感觉吗。”于是,只要一有冯嘉怡的戏,他就只睡三个小时,“眼泡肿,还有血丝,身体倦怠,说话也没有精气神儿。”而且他发现,手指一直绷着,往上翘时间长了,手就会哆嗦,“比如我从出酒店上车就翘着手,换好衣服还翘着,等到演的时候,随便拿个什么东西,手都会神经性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