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19-08-07 01:20 的文章

记者再走长征路:宁都二手房英雄气概激荡荆楚

 

再走长征路的记者们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碑前重温入党誓词。
  本报记者 范昊天摄

 
 

郧西县湖北口回族乡,李登科在展示其奶奶刘立英珍藏的红军宣传单《什么是红军》。
  本报记者 程远州摄

 
 

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碑。
  本报记者 范昊天摄

 
 

洪湖市瞿家湾老街。
  本报记者 程远州摄

 


在长征这部波澜壮阔的英雄史诗中,荆楚儿女付出了巨大牺牲,谱写了悲壮而绚丽的篇章。20万长征红军,6万来自湖北;16万长征英烈,4万是湖北籍。

从大别山区的黄麻起义到荆江两岸的年关暴动,再到秦巴山区的农民起义……土地革命时期,红色革命的熊熊烈火从鄂东烧到鄂西、鄂北,革命根据地相继建立,在这片土地上深深烙下红色印记。

在之后的长征中,诞生于湖北的红四方面军、红二军团以及重建于此的红二十五军三支部队相继踏上征程,一路播下红军火种。1935年9月,红二十五军率先到达陕甘苏区,被毛泽东誉为“中央红军之向导”。

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8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在这片红色土地上,寻访红军足迹、传承长征精神,依然能被先烈们的革命精神所感动。

就是要跟红军走

79岁的麻城市民政局退休干部史瑞林,至今难忘40多年前寻访烈士程再当事迹时,听到的那一首首令人动容的歌谣。

1931年,程再当的妻子张怀玉等7位年轻妇女一起动员各自的丈夫参加红军,又一起天天盼望丈夫得胜归家,盼了20多年,同时盼来一纸烈士证明书。从“一针一线做双鞋,好让亲人身边带;安心打仗不思家,打完胜仗早回来”唱到“莫胡思,莫乱想,赶快起来送军粮”,再唱到“别哭别伤心,挥泪送亲人;继承夫君志,为国献终身”,在漫长的岁月里,这些自编自唱的歌谣寄托着她们的深情、期盼与哀思。

“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1927年11月,湖北省黄安(现名红安)、麻城两县农民武装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动黄麻起义。一曲《黄安谣》,唱出了当时老百姓参军拥军的革命激情。在随后建立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妻送夫、母送子、兄弟相携参加红军的故事比比皆是。

红安革命纪念地管理中心主任陈敦学介绍,黄麻起义后组建的工农革命军鄂东军,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的前身。1931年11月,红四方面军在现红安县七里坪镇正式成立,后来成为红军长征的主力部队之一。

而在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之后,留守的红二十五军于1934年11月也开始长征,并在1935年建立鄂豫陕苏区,成为唯一一支在长征中建立苏区的红军。

“红军所到之处,群众都热情拥护,红军到哪开会,群众都积极参加,积极给红军当向导,做宣传工作。”湖北省郧西县史志办原主任李仁喜介绍,1935年2月19日,红二十五军在郧西湖北口回族乡虎坪村召开宣传红色革命、扩充红军队伍的万人军民大会,老百姓群情激昂,纷纷参军。在关防乡二天门村,78户人家有76人参加红军。

“我爷爷直到最后一口气,还不肯屈服,向敌人喊‘我们贫苦农民,就是死也要跟红军走’。”在湖北口回族乡虎头岩村,丁祥根说起爷爷丁敬礼因参加红军组织的“抗捐队”而被敌人虐打致死的故事,声音哽咽。

这样的故事,在郧西俯拾皆是:二天门村吴之祥一家,冒死保护受伤的红军团长,并动员自己的5个孩子加入红军;虎坪村马福顺一家,掩护3名红军伤病员撤离;虎头岩村村民刘立英,受尽折磨也没交出丈夫带回来的红军宣传单……许多红军战士为了表达对苏区人民的情谊,把水壶、剪刀、烟袋和军毯赠送给群众,以作临别纪念。

人民军队来自人民,更因人民拥护而发展壮大。红二十五军在郧西的短短7个月里,就从来时的2500人发展到包括地方游击队在内的6000多人。

红军为民得人心

1370多座烈士墓,绝大多数无碑;1.2万多位红军将士,绝大多数无名。

洪湖畔,内荆河边,柳关红军无名烈士墓群前,虽时隔80多年,我们依然能感受到当年的肃杀与悲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