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19-07-11 12:30 的文章

医疗题材纪录片《经典诵读篇目生门》的叙事研究

摘要:近十年来,随着人们对社会医疗状况的关注程度日趋增加,中国医疗题材的纪录片的数量和质量也在大幅提升。其中,2016年在东方卫视播出的13集纪录片《生门》被誉为医疗纪录片界的良心之作。《生门》不仅还原了医疗行业的生态,也为医患关系颇为紧张的当下社会提供了一个兼具理智与情感的反思契机,达到了很好的纪录片叙事效果。本文就以这部焦点话题纪录片《生门》为研究对象,通过分析其叙事方式和叙事语言,以期为医疗题材纪录片的叙事提供有益的借鉴。

关键词:医疗纪录片;叙事研究;《生门》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9)06-0000-02

一、 叙事方式

1.真实至上——观察模式为主的叙事方法

追求真实,是一部记录片的核心要义与首要准则,这是以1929年格里尔逊确立“记实“为纪录片基本特征后的业内“信条”。不同于《人间世》等其他医疗题材纪录片,《生门》为最大限度地追求真实,采用了观察模式进行叙事和创造。对医疗纪录片而言,只有融入拍摄对象的生存环境、才能拍摄到最真实的东西。《生门》就以观察模式为主,采用纯写实的拍摄手法将鲜活的人物直观地呈现在镜头前,无论是面对抉择不知进退的李双双、孤注一掷求子心切的曾宪春还是在手术台上九死一生的夏锦菊,被拍摄对象都是以最真实的面貌出现。其中,在拍摄手术台上的人物夏锦菊的时候,镜头并未多做渲染,而是将她面色苍白的脸和夏锦菊父亲点燃的香烟,止不住的叹息都真实地记录在镜头里,尽可能地保留医疗纪录片的现场感,最大限度地逼近真实。

2. 使用同期声实现声音纪实:不采用“画面加解说”的模式

解说词在纪录片当中扮演着推动情节发展、画龙点睛的重要作用,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的医疗题材纪录片都采用“画面加解说”的模式进行声音表现。但是《生门》却没有使用解说词,而是全程采用同期声来实现声音纪实。首先,《生门》并未采用旁白和解说的方式,主要用同期声对观众进行引导,真实、客观地反映和记录了已发生的事实情况,用极少的字幕对故事人物的情况进行交代。例如,为了让观众自行判断,画面中会出现“涂甜,怀孕39周”等字样,并附以画面与声音。另外,由于医疗记录片本身具有的特殊性,画面中不可避免地会有真实的生育现场,包括产妇喊叫、医护人员的劝慰、婴儿的啼哭等。同期声的使用,可以传达与展现更加真实、鲜活的画面。观众不依靠解说词或者是紧张的音乐旋律,而是凭借真实的声音和画面,沉浸在“现场感”里,这也使得《生门》在保证真实性的同时完成了带有温度的叙事。

3. 多元叙事主题的横向拓展

尽管《生门》在纪录片题材上属于医疗范畴,但纪录片中讨论的主题并不仅仅局限在医疗领域。而是通过“妇产科”这扇生之门,探讨了社会中的众多侧面,横向拓展出了发人深省的多元叙事主题。例如在出现在名为《生命无价》一集中的山区产妇陈小凤,当时她怀着已有30周的双胞胎,但却患有糖尿病,而且诊断出来是中央型前置胎盘,大出血的可能性很大。医生认为这样的病人起码要准备5万元的手术费用。陈小凤的丈夫郑清明在故乡筹钱艰难,几次求助于高利贷,由于贫穷,朴实的郑清明几次落泪,画面令观众揪心。这集背后想探讨的深层叙事主题是“贫穷与生育”,可是,有些农村地区根本没有生育保险,在贫困情况下又没有足够强的孕产期保健意识,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自己与家庭都是难上加难的境遇。此外,《同样的命运,不同的抉择》一集中的叙事主题是关于“优生优育与生命权”。选择救活一个不那么健康的早产儿?还是选择承担救活后对家庭未来的后果?李双双的家庭就在“救还是不救”的天平两端来回摇摆,心里的挣扎和对生命的敬畏随时都在考验着每个家庭。《生门》通过妇产科这一“生之门”的横向拓展,将一个个真实的叙事主题呈现出来,也渐渐推开了社会问题之门。

4.个人化叙事情节的纵向延伸

《生门》中,除了有多元叙事主题的横线拓展,而且有个人化叙事情节的纵向延伸,关注到每个家庭、每个人的生存状态。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这么几位产妇:高危产妇陈小凤,没有能力承担高额的手术费;夏锦菊,经历了两次心脏骤停,但还毅然选择保留子宫;曾宪春,为了生下男孩拼上自己的性命;李双双,孕育着畸形胎儿。《生门》把目光瞄准了这几个有代表性的家庭,以尊重事件线性发展为前提,将个人化的叙事情节进行延伸,彰显生命与爱的力量。例如《“生”门也是“死”门》这一集中就将夏锦菊在手术台上两次心脏骤停的故事一步步叙事,一系列的运动镜头将手术室内的夏锦菊惊心动魄的抢救和手术室外的夏锦菊父亲的焦躁与煎熬进行了情节化的处理与纵向延伸,直至达到最高潮,使得观众无不为之动容。这种个人化叙事情节的纵向延伸,使得医疗纪录片的更加独特和丰富,也产生了一种震撼人性的巨大力量。

二、 叙事语言

1.多镜头拍摄的独特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