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19-07-13 21:27 的文章

聚力打造我国制惠普售后维修点造业竞争新优势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课题组

  我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链条和配套最完善的制造业体系,制造业也是我国最具国际竞争优势的经济部门,是改革开放以来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最重要的力量。随着我国工业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制造业传统要素条件和优势亦随之发生变化,同时还面临更加复杂的全球竞争形势,以及融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下国际分工新格局的挑战。对此,我国制造业必须加快转型升级,不断提高发展质量,在巩固传统竞争优势的同时培育新的竞争优势。

  国际分工格局发生深刻变化

  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国际贸易和直接投资中的地位不断提升

  劳动密集型产业国际分工孕育重大变化

  服务贸易和数字经济在国际分工中的重要性显著提高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潮涌,同时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世界各国对发展制造业的态度也产生了明显转变,全球制造业的竞争形势呈现出新的面貌。

  一方面,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认识到离岸外包造成的产业空心化危害,以及制造业对支持创新、促进就业的重要作用,纷纷提出重振制造业的战略,促进制造业回流。比如,美国2009年以来接连发布《重振美国制造业政策框架》《美国制造业促进法案》《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等;德国发布的《国家工业战略2030》草案亦提出,2030年,其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要提高到25%。另一方面,一批发展中国家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加大招商引资力度,积极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国际转移。

  在此背景下,我国提出高质量发展,促进产业加快转型升级,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方面取得明显进展。主要表现为:一些存在短板的产业基础领域(如工业元器件、新材料)有了明显进步,减轻了对进口的依赖;在高科技最终产品上取得重大突破,比如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复兴号高铁实现了量产;一些高技术消费品的技术水平、市场份额、品牌影响力显著提高;数字经济领域的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各行业的应用持续推进,制造业的生产效率和服务能力显著增强;经济的绿色发展水平明显提升,节能环保等绿色产业快速增长;等等。

  需要注意的是,受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和各国产业发展战略调整的影响,国际分工格局发生了明显变化。一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快速增长,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亚太地区在世界经济、国际贸易和直接投资中的地位不断提升。二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国际分工孕育重大变化。一批发展中国家的要素成本优势不断转化为产业优势,全球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重心也在出现转移。比如,越南的纺织服装出口就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速,成为继中国、印度后的全球第三大纺织服装出口大国。三是服务贸易和数字经济在国际分工中的重要性显著提高。数字技术能够支撑制造业企业基于产品开发更多的高附加值增值服务,在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大。比如,按照较宽的口径统计,在中国和美国,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30%。与此同时,数字经济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也在不断提高。值得注意的是,数字经济领域呈现出中国和美国领先的态势。美国是世界科技创新中心,拥有一批行业领先企业;中国拥有的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数量众多,更容易形成有足够用户基础的企业,在数字经济领域后来居上,成为发展规模仅次于美国的国家。

  总的来看,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全球兴起,世界主要国家均着眼于新工业革命和新发展机遇,发布了一系列支持制造业发展和创新的政策,以期获得更好的国际分工地位,无论是传统领域还是前沿科技领域的竞争都将日趋激烈。

  制造业传统优势呈现新趋势

  劳动密集型产业成本优势弱化 不断完善的产业基础设施优势增强

  市场规模优势日益凸显 空间梯度发展优势潜力巨大

  完备的产业链配套优势将会持续 产业集群集聚优势需进一步升级

  在国际分工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我国制造业的传统优势也随之发生变化。

  第一,劳动密集型产业成本优势弱化。长期以来,劳动力、土地等制造业的要素成本较低是我国承接发达国家产业转移、参与制造业国际分工的基础性优势。但近年来,我国制造业人力成本连年增长,这在相当程度上弱化了我国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竞争优势。人力成本持续上升,也使我国技术密集型产业形成国际竞争力面临更大挑战。尽管从整体上看,我国与发达经济体相比,制造业人力成本仍然较低,还有相对的劳动生产率优势,但在先进制造业领域,我国不但没有成本优势,而且存在较为沉重的成本负担。比如,对于集成电路产业的高端技术研发人才和管理人才,国内企业要付出3至5倍的薪酬溢价才能从韩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招聘到合适的人选。可以说,高素质人力资源供给不足及其带来的成本负担,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面临的巨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