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19-08-14 03:18 的文章

一名“菜鸟”特种兵的振翅飞翔

    双手合十,两臂贴着耳朵,向前直直伸出,双脚绷着脚尖并在一起。如果卸去身上十几公斤重的战斗装具,他拉长的身体就像一条梭鱼。

    岸上,一个教练弓着腰向前移动,把手里的喇叭凑近水面,不断大声提示着剩下的距离。其他两个教练也跨上了跳水台,向泳池中大喊加油。

    潮湿的空气里,呐喊声、击水声、喘息声混成一团,空荡的游泳馆陷入一片兴奋的嘈杂声中。

    冲刺很快结束。嘈杂声随着水波渐渐平息,池底猛烈摇晃的光斑也恢复了平静。

    这是第76集团军某旅武装泅渡集训现场,下士周俭瘫坐在地上,两手撑在身后。除了眼眶周围被泳镜勒出的那道横着的红色“8”形轮廓,他20岁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在完成5000米武装泅渡之后。

    一个熟悉他的同年兵感慨:“周俭,以前是最‘肉’的一个,现在你看他多精干。”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很多人仍然没有弄明白,这个入伍还不满3年的战士是如何悄无声息地从“青铜”跃升到“铂金”的。

    与其他队员相比,他唯一的优势就是“比较耐扛”

    如果把特种兵的所有训练课目按难度排名,武装泅渡肯定位居前列。

    与徒手游泳相比,泅渡携带的战斗装具会给人体带来更大的重力和阻力,只有不断加快节奏才能保持不下沉和前进。此外,与地面训练单纯的大强度不同,在水中人的心理压力和恐惧感要大得多。

    所以,只有同时具备强大的体能、高效的动作、过硬的心理素质,才可能完成长距离武装泅渡。

    那时的周俭似乎一样都没占上——

    他新兵连每次跑3公里都是倒数第一,虽然这两年体能一直在进步,但离“强大”还差得远;

    他前年冬天刚学会游泳,“动作一般”;

    他性格内向、倔强,一度与周围战友格格不入,看不出有什么强大的心理素质。

    总之,他不像是一个能与长距离武装泅渡发生交集的士兵。

    所以当周俭留在旅武装泅渡集训队的消息传来时,排长张洁的反应和连队其他人一样,“诧异,非常诧异”。但过了一会儿,张洁又若有所思地说:“其实,周俭还可以。”

    起初,周俭报名参加武装泅渡集训队的选拔时,性情温和的张洁曾含蓄地提醒他:“咱们旅游泳高手很多。你要是感觉进不了前几名,就不要去了。”张洁是周俭的新兵排长,参加过去年的游泳集训,对情况比较了解。

    “我就是想去试试。”周俭认真地说。

    现在,周俭不仅是正式的集训队员,而且还保持着集训队唯一的全勤训练记录。刚才的5000米泅渡中,他全程没出任何状况。

    从集训队的第一次淘汰考核开始,许多“动作很好”的队员就离开了游泳馆。“真的顶不住。”一名队员一脸尴尬地说。

    面对日复一日的训练,教练看得很清楚:离开的队员不是动作或体能不好,而是“心理上顶不住了”。

    每次淘汰考核时,周俭成绩都很靠后,但他一直坚持到了现在,进步有目共睹。

    “他是我们最后的堡垒。”教练这样形容周俭。

    仿佛这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周俭憨笑着承认:“可能我比较耐扛吧。”与集训队其他十几名队员相比,周俭动作一般,个子不高,学会游泳的时间也不长,唯一的优势也就剩“耐扛”了。

    水面之下,他把连队所有人的名字点了一遍

    一切早有伏笔。

    排长张洁对去年另一个集训选拔印象深刻——那次,周俭连续两个多小时做了2375个仰卧起坐,“屁股都磨破了”。

    被问及那两个多小时里在想什么时,周俭犹豫了一会儿说出3个字:“连队吧。”排长张洁评价说:“他集体荣誉感挺强的。”

    “就想为连里争个荣誉。”周俭解释说。他一直记得退伍晚会上,一个上等兵说过的一句话:心中有连队,脚下有力量。

    武装泅渡集训开始以来,几乎每天都有高强度的训练。短短几周时间,泳池就从周俭身上带走了10公斤体重,消耗掉3个泳镜、2条泳裤。

    起床的果断和预习训练计划的好习惯却不见了。“根本不敢看”,提起训练计划,周俭脸上显出一种尴尬。

    那张表上密密麻麻地印着每天的训练内容,为了完成这些,周俭除了睡觉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水中,有时甚至要连续游4个小时以上。

    除了训练量大,枯燥是长距离游泳的另一个阻力。一位上了年纪的教练坐在岸边说:“我会不停地背唐诗,把注意力从水中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