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19-07-12 18:29 的文章

风气监督员:“苏宁电器关门时间探照灯”下的哨兵

    领取聘书的基层风气监督员。李灰懿 摄  

    人情与法理——

    “就是要倡导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

    看着手里的20元钱,新兵黄志斌有些哭笑不得。

    30分钟前,他通过手机微信在军营超市支付了20元钱,那刚好是10根雪糕的钱。“自己下连没多久,买些雪糕和同班战友一起分享,没啥不好吧?”黄志斌当时想得有点简单。

    此时,雪糕已发给班里的所有人。唯独到了班长尹超这里,不仅非要把雪糕钱给他,还严肃地对他说:“战友间的关系应该清清爽爽,心思和精力要多放在训练上。”

    这让黄志斌有些尴尬。晚点名时,班长就这件事还专门进行了强调,并要求“新兵不允许给老兵买东西,老兵不允许接受新兵的任何馈赠”。

    “我们在监督别人的同时,也要监督好自己。”对这件事,作为连队风气监督员的尹超有自己的看法:几根雪糕尽管不值钱,但“吃人家的嘴软”,容易出现处事不公的情况。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压根不接受这样的馈赠。

    事情虽小,但黄志斌在敬佩的同时还是隐约感到,自此以后自己和班长之间仿佛多了一道说不清的“隔阂”。

    同样,作为连队风气监督员的吕胜辉也遇到过类似情况。

    一次训练的间隙,战士杨宏随手拿出一包香烟,每人一根递给周围的老班长们。

    吕胜辉见状,当即上前制止杨宏发烟的行为。不仅如此,他还委婉地提醒接过烟的老班长:“义务兵每月的津贴费很低,长此以往,他们很难存下钱,而且战友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得俗气。”

    话虽有理,但还是遭到一些战友的白眼和吐槽:“一个愿发、一个愿抽,战友之间发根烟增进增进感情怎么了?”

    对此,吕胜辉也有些无奈,风气监督如果讲感情,则容易出现执纪不严,反之又会被人说苛刻不近人情。“怎么把握这个‘度’,确实挺难的。”吕胜辉感慨地说。

    事实上,类似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针对家属来队交纳伙食费这件事,少数官兵也有不同的看法。“按照规定,家属来队应当交纳伙食费。”营里的风气监督员、排长李航说,但有时一些官兵的家属大老远赶来,就待几天,还要专门监督他们是否交纳伙食费,是不是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体现官兵友爱、战友情深的方式有很多。人际往来必须慎小慎初,我们就是要倡导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某旅纪委书记祁永东说,像这样的“小事”“小节”,可以按照有无目的或者工作和生活来区分,如果目的不纯影响风气就应该坚决制止。纯正基层风气,就是要抓细抓小,让“探照灯”照到作风建设的角角落落,这是每名基层风气监督员的“必修课”。

    下级与上级——

    “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对上级也要敢用”

    “嘀!”某旅副政治教导员党存辉对着墙壁上的收款码扫了一下,手机屏幕立即显示出收款方的名字。

    对照门面房上的牌子,党存辉发现了蹊跷:店名不一样,牌子也是新的,应该是不久前刚换过的。通过和军需营房科助理员联合调查,发现这个供货商是为了中标的“皮包公司”,随即将其淘汰出局。

    自从被聘为集团军基层风气监督员后,党存辉开始参加旅里的风气监督工作。因为可以列席旅党委常委会,又有监督常委们的资格,一不小心被战友们调侃,叫他为“党常委”。

    列席旅党委常委会,这在战友们的眼里是“好厉害”,可党存辉并不这样认为:“下级监督上级,真是拉不下脸来。虽然上级多次强调‘有什么情况都可以直接反映’,但就是感觉放不开手脚。”

    党存辉发愁,刚下连不久的排长魏一航也是心里打鼓。

    因为是战士提干,有过基层经历,又在机关帮过忙,魏一航因此被聘为营里的风气监督员。上岗没多久,他就发现一个问题:家属来队的时候,教导员叫文书在饭前的正课时间去食堂帮忙打饭。这属于规定明确的“违规占用兵员”问题。

    “说,还是不说?”魏一航犯起了难,毕竟教导员是自己的上级,说了以后咋面对教导员?不说职责上又过不去。

    “下级如何监督上级”的问题困扰着党存辉和魏一航,也困扰着其他基层风气监督员。职级不高责任不小,第76集团军明确的基层“微腐败”和不正之风等9个方面58个问题,都在基层风气监督员监督之列,但不少问题避不开比自己职务高的上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