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19-07-11 11:31 的文章

金城战役:一场准轮椅出售且狠的虎口掏心战

    ●美国原陆军上将李奇微在其回忆录《朝鲜战争》中写道:中国人在1953年7月份发动的攻击矛头指向南朝鲜首都师。中国的两个师突破了首都师的防线,形成对该师的合围之势,几乎将该师歼灭。首都师在一片混乱中向后撤退。

    ●曾任韩国陆军参谋总长的白善烨在其所著《最寒冷的冬天:一位韩国上将亲历的朝鲜战争》中讲述:“不管怎么说,中国志愿军1953年7月中旬的攻势留给我的记忆是刻骨铭心的。”

    战斗简介

    1953年6月8日,朝鲜战场停战谈判中最为艰难的战俘问题,终以中朝方面关于遣返一切坚持遣返的战俘、其余转交中立国公正遣返的建议为基础达成协议。但李承晚当局公然破坏协议,以“就地释放”为名,强行扣留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2.7万余名。为以打促和,实现最终停战,志愿军于1953年7月13日晚发起金城战役。我西集团右翼第68军第203师派出第609团2营和第607团侦察班组成穿插分队,以奇袭手段一举捣毁南朝鲜军首都师“白虎团”团部,打乱敌指挥体系,打破其防御体系,为西集团顺利完成作战任务立下头功,创造了世界特战史上的经典战例。

    讲评析理

    打敌要害,虎口掏心。志愿军第203师正面之敌为南朝鲜军首都师第1团,因在“三八线”以北的襄阳守备战中一战成名,曾获“国军主力”之誉,李承晚亲授绣着一只白色虎头的“虎头旗”,从此得名“白虎团”。该团全美式装备,作战中构筑了坑道、环形战壕和各种明暗火力点交织的防御阵地,且有美军第555榴弹炮兵营和坦克、飞机支援。我第203师决定采取正面进攻与纵深穿插、虎口掏心相配合的战术,指令第609团副团长赵仁虎指挥2营、配以第607团侦察班直捣敌“心脏”。副排长杨育才带侦察班12名侦察兵,历经艰险打入“白虎团”团部,冲锋枪、手榴弹一齐开火,将敌大部歼灭。敌指挥所被端,“白虎团”一下子群龙无首,乱作一团。

    古语道: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此战虎口掏心,达到了一击致命。现代战争中,采取精确打击手段或派出特种部队击毙敌首脑、摧毁其作战指挥体系的“斩首行动”,是常用的作战样式。我们应着眼新形势、新任务,加强特战部队、精确打击力量和指挥体系建设,磨砺铁拳,铸就利剑。

    察敌透彻,部署精当。战前,各级对战场和敌情做了详细侦察和分析。侦察员和战斗组长深入敌阵地进行特定侦察,营、连、排干部对攻击目标进行摸察,师、团指挥员对主突方向要点也进行了重点勘察。部队进入出发阵地后还以伏击手段,捕获了“白虎团”搜索队5名俘虏,进一步查明了敌兵力部署和工事构成等情况,确定了战斗方案。实战中,集中主要兵力火力于敌右翼,穿插点在主攻部队突破的前沿阵地直木洞南山顶部东侧;穿插分队提前隐蔽,利用主攻部队突破成果,在我军火力对敌主峰进行猛烈压制、敌无暇顾及接合部和难以充分实施炮火封锁的时机,沿敌阵地山脚火速前进,越过铁路、河流、铁丝网和布雷区。在通过3千米敌炮火封锁区时,由于事先摸透了敌炮火约有10分钟间隔的规律,穿插分队抓住空隙呈数路飞突而过。在捣毁“白虎团”指挥所后,穿插分队迅速占领梨实洞、北亭岭以北诸高地,堵住了“白虎团”退路,为全歼敌军创造了条件。

    从古至今,兵家历来重视对地形和敌情的侦察掌握。此战察敌透彻,精准施策,为胜利奠定了基础。当今,卫星、无人机、雷达和信息化手段无孔不入,战场环境对技术优先方愈发透明,应着眼打赢信息化战争、维护国家利益的需要,擦亮“千里眼”,畅通“顺风耳”,牢牢掌握未来战争胜利的主动权。

    惑敌奇袭,机智灵活。此战侦察班作为尖刀直插敌腹地,采用了化妆奇袭、以假乱真之术,一击制敌。身材高大的杨育才身穿美军官制服,充当美军顾问;12名侦察兵化装成护送美军顾问的南朝鲜军,其中有2名朝鲜族联络员。侦察班每人配备了手枪、冲锋枪、手雷和燃烧手榴弹,还携带了电台、绳索软梯、破坏剪等特战工具。每当碰上南朝鲜军巡逻队时,杨育才就上前用自己也听不懂的“英语”,对惊魂未定的南朝鲜军士兵叽里呱啦地训斥一番,然后扬长而去。在向“白虎团”指挥所疾进中,1名躲在草丛里装死的士兵误把侦察班当作撤退的队伍,跟在后面被抓了“舌头”,由此查到了“白虎团”当晚口令,问清了“白虎团”部重要目标位置,印证了事先侦察的情况。侦察班行进到勇进桥时伪装成敌军团部督察队,对上口令后,敌哨兵又端枪上来查看,联络员大步跨向前,用朝鲜语厉声喝骂,敌哨兵慌忙闪在一旁,队伍从公路当中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准确迅速地插向“白虎团”部所在地二青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