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19-07-07 10:24 的文章

“冷雪冷战”:库页岛日苏谍报风云

    日本招募的奥洛克族间谍

    20世纪上半叶,控扼北太平洋要冲的库页岛被日本与俄国(后为苏联)南北分治,由于双方尖锐对立,冲突此起彼伏,这片被冰雪覆盖的寒冷之岛也无法置身其外。出于对苏联的侵略野心,日本人在那里实施了漫长的谍报工作,相关内情直到近期才予公开。

    找到“好材料”

    日本把治下的南库页岛称为“桦太”(1929年属拓务省管辖,1943年改归内务省编入内地),将其作为“有事时”入侵苏联的前进基地。起先,日方在该岛分界线上只安排第88师团步兵第25联队的少量兵力,他们控制305高地,监视对面奥诺镇里的苏军。但从1935年开始,日军更加积极开展对苏谍报战,1940年专门成立北部军,统管南库页、北海道和千岛群岛,并于1942年成立桦太特务机关,机关本部位于丰原,在南库页北部某地、东部的敷香和西部的惠须取都有支部,提升对苏工作能力。

    该机关主任是陆军中野学校一期毕业的扇贞雄大尉,他发现当地土著是绝佳的“间谍材料”,派他们越境刺探甚至破坏,可谓“事半功倍”。库页岛上有阿伊努、基里雅、鄂温克、基林、雅库特等民族,其中从事渔业的基里雅人,习惯驾驶独特的龙马船出海,船头总是站着一个射手,每次出海,都能射杀诸如海豹海狮这样的海兽满载而归,换其他人做射手,最多也就装半船。基里雅人不凡的身手,得益于从小训练,他们用自制子弹配上日军废弃的老式村田步枪,屏住呼吸,对着波涛中的木片做瞄准练习,可以做到弹无虚发。这些人冬天坐雪橇,夏季坐小船,机动能力很突出。与喜欢出海的基里雅人不同,擅长狩猎的奥洛克人则是苔原地带的主人,如果他要打飞鸟的右眼或树上活动的松鼠的左眼,那就绝对不会失手打到另一只眼睛。另外,这些土著往往不受日苏分界线约束,常能利用彼此的亲戚关系往来,这也给日军搞渗透创造了机会。

    “考验忠诚度”

    从1943年起,扇贞雄就发动特务机关,大量招收土著参加间谍活动,光敷香支部每年都招募300多名居民训练和外派工作,而丰原总部则从中选拔约30名能力突出者,依照日本步兵操典接受特种游击战训练,用于对苏破袭。那时候,日苏虽有中立条约,但实际是“不战不和”,日本对苏袭扰活动猖獗。在库页岛,日本特务机关频繁派人越界侦察,有时竟然只是为了“考验忠诚度”,让土著到对面去砍个苏联哨兵或边民人头回来,发展到后来,还绑架苏联居民的家小作为人质,逼迫目标对象对其效劳。另外,扇贞雄积极策反苏联的逃兵或平民,为他们提供粮食金钱,以此获得苏方情报,若对方不从,就会予以杀害。

    谍报战中,扇贞雄最开心的是收买了一个叫阿拉斯塔西娅的俄罗斯族女间谍。她本是苏联科尔霍兹尼克的驯鹿农场主,后来进入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接受一个月的特工训练,派到南库页岛活动,结果被日本冬季防谍工作点逮捕,扇贞雄亲自将其策反过来。阿拉斯塔西娅头脑灵活,专做电台速记,经常和俄语教育队的翻译兵工作,遇到日本人听不懂俄语时,都由她来补充。

    作为特务头子,扇贞雄不时被上司派到苏联去工作,为隐藏身份,他使用化名“大木贞敏”的外交护照,那是他在关东军司令部二科工作时用过的名字。1943年6月,扇贞雄以外务省翻译身份,到库页岛苏占区的亚历山德罗夫斯克、奥哈出差,实际目的是刺探苏联远东军情。当扇贞雄即将出发时,得知要去的亚历山德罗夫斯克总领馆翻译官正是自己在中野学校里的俄语教师户崎大尉,而他刚刚在偷拍苏军设施时被抓,关进西伯利亚监狱里了。扇贞雄不禁后背发凉,战后根据档案显示,户崎没有回到日本,归档结论是“失踪”。

    失败的结局

    扇贞雄在库页岛工作了17个月,任内最后一个情报任务是去最东面的北支床半岛勘查地图。那里除了居民和逃犯,也是苏联间谍经由白令海峡潜入南库页的必经之地。

    扇贞雄一行经历了艰苦的苔原行军,每走一步,脚就要下陷五厘米多,行军间隙,他们要做地图,写调查报告,整理路上所见的地质情况和植物资料,这些都成为日本陆军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提出的《北支床半岛军事地志》的基本资料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