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 })();
来自 财经 2019-08-16 04:30 的文章

推动“放管服”改革取得更大突破

原标题:推动“放管服”改革取得更大突破

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的重大改革之举,对近几年扩大就业、壮大新动能、经济稳中向好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

当前,我国经济总体保持平稳运行和持续健康发展态势,政策累积效应持续显现、市场预期明显改善、发展信心逐渐增强。同时,也要清醒认识到,经济下行压力犹存,外部不确定性因素较多,改革发展任务艰巨。为此,我们必须着眼于大势认识形势,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把“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作为促进“六稳”的重要举措,更有力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竞争力、释放国内市场巨大潜力,顶住下行压力,保持经济平稳运行,促进高质量发展。

深化“放管服”改革是应对各种风险挑战、扎实做好自己事情的重要抓手

改革开放40多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大量事实表明,紧紧抓住简政放权这个关键,才能更好地深化市场化改革。这既是重塑政府和市场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重要战略举措,也是在国内外错综复杂形势下放手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实现经济稳中向好的关键一招。就目前形势而言,坚持不懈推动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取得更大突破,可进一步带动价格、财税、金融、社会事业等领域改革,促进宏观调控与微观市场主体活力实现良性互动,是有效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和对冲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一个重要抓手。

回顾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一条重要历史经验,就是在市场取向改革大思路指引下,坚持“放开搞活”。“放管服”改革既是对这一历史经验的延续和发展,也是对经济体制改革目标认识的不断深化,更是“刀刃向内”的政府自身革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是经济体制改革,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着力解决市场体系不完善、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的问题,必须始终紧紧抓住简政放权这个关键,重塑政府和市场关系,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放管服”看似“小切口”,实则从广度和深度上推进了我国的市场化改革,取得了超乎预期的“大成效”。

盘点近年实践,从2013年把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作为“当头炮”和“先手棋”,到2014年强化放管结合、再到2015年将优化服务纳入其中,“放管服”改革已形成三管齐下、全面推进的格局,改革综合效应不断显现。首先,“放管服”改革大大降低了制度性交易成本和生产经营成本,市场主体增多且日益活跃,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有力支撑了经济平稳运行;其次,“放管服”改革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互联网+”紧密结合,深刻改变着社会的生产方式、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加快了新旧动能接续转换和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再次,“放管服”改革致力于营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以开放倒逼改革,提升了开放型经济水平,培育了国际竞争新优势。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清醒地认识到,“放管服”改革任重而道远。目前“放管服”改革的成效还是初步的、阶段性的,与高质量发展要求和人民群众的期盼相比,依然存在很大差距。从国际范围看,我国营商环境在全球仍处在中等水平,其中办理施工许可、获得电力、跨境贸易等指标排名比较靠后;从国内问题看,一些政府部门仍然管了很多不该管的事,企业投资经营仍然深受显性或隐性准入壁垒之苦,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环境尚未完全形成;从政府自身看,监管不到位和监管乱作为并存,一些部门和单位办事手续繁琐、随意性大,公共服务存在不少薄弱环节,转变政府职能任重道远。

站在全局高度整体部署、精心谋划“放管服”改革

针对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我们必须站在战略和全局高度,进一步认清深化“放管服”改革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始终保持“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干劲和闯劲,切忌“差不多”“歇歇脚”的松懈思想。一方面,要以深化“放管服”改革为重要抓手,着力破解束缚企业手脚的制约、逐步解决民生难点,持续释放内需潜力,更好地确保宏观政策的稳定性、针对性、有效性对冲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提供更为坚实可靠的微观基础;

另一方面,要以深化“放管服”改革为重要牵引,带动我国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向深度和广度延展,更好地适应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和面向全球打造竞争新优势的需要。